• 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www.bhsh.net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    内蒙久久鸽苑

    发布时间:2021-05-07 19:54:45

        凄戚

        ?蕾蕾拐柳面,

        凄凄院宇侵廉摹。

        细丝丝梅子雨,

        妆点江干满楼阁。

        杏花红雨湿栏午,

        梨花面玉容寂寞。

        井萱再睁开眼,已是三天之后,不过,她仍比司徒光宇预期的时间早醒过来。

        她虚弱的坐起身,看到面色凝重的司徒光宇正在她身上扎下一针,“为何……我——又没有……不乖?”

        她不懂,她只不过是睡一下下,他干嘛还不忘在她身上试他针灸的功力。

        “萱儿!”他似乎被她吓了一大跳,“你醒了?!你居然提前醒过来了!”这真是太好了。

        他讲的那是虾米鬼话啊?他是在怪她醒太早…害他偷用针扎她的事曝光吗?

        她马上小鼻子、小眼睛的跟他谈起条件,“呃——夫君,我可以不计较你偷拿人家试针啦!可你要答应我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饿吗?还会头昏昏的吗?这里有感觉吗?”他吐出一连串的问题,还用大手覆在她的左手臂上,焦急的看着她。

        “嗯——好饿!不昏,有感觉——好痛喔!”被他这么用力的偷捏,她不感到痛才有鬼咧!

        “太好了!”司徒光宇开心的从桌上端来—豌白粥,“来!喝了它。”

        井萱的肚子早就在唱空城计,她开心的接过碗一看,“为何只有粥,什么都没有肉?”

        他宠溺的轻抚着她的头,“乖,你今天只能喝白粥,等过两天你身体的状况恢复,我们再吃肉。”

        虽然很想抗议,但他从来没对她这么温柔的说过话,让她情不自禁的点头,乖乖的喝了两口粥,“那——我们什么时候出去玩?”

        她好像睡太多了,感觉全身好累喔!

        此刻,她只想赶快到外面跑跑跳跳,让累累的肌肉能好好的运动一番。

        “等你完全复元再说。”他言简意赅的说。

        “复什么元?”怎么他说的话,她全都有听没有懂?

        “萱儿,你吃饱了吗?”他转移话题问。

        “嗯——”她将空碗递给他,“我还要吃五碗。”

        不能怪她,她的食量一向很大,因为,她向来体力消耗得很凶。

        “不行!你几乎有三天没进食,得慢慢来。”他一口拒绝。

        “为何?”一听到他连饭都不让她吃,她的小脸马上皱成一团,“不吃饭我会没体力玩耶!不管!我要吃、我就要吃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司徒光宇却完全不理会她的要赖,“坐起来,萱儿,夫君有话问你。”

        看他一脸凝重,井萱下意识乖乖的坐正身子,“问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她的嗓音很自动的变小声了许多,因为,她正在心底盘算自己最近有没有做错事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不是趁我不在时,去了隔壁的房间?”他的口气中一点火药味都没有,他只是想理清心底的疑惑。

        “去——”惨了!东窗事发了吗?

        她赶快用力的摇头,“没有——”但一看到司徒光宇不信任的眼光,“呃……只是在窗边偷瞄一眼而已”

        “快点从实招来,这样至少死罪可免。”他开始掰起指关节威胁她。

        哇——好怕人喔!并萱的两颗眼珠子滴溜溜的打转着,“我~、好像忘了耶!”这样是不是就可以逃过一劫呢?

        “说!”他的音量突然提高八度。

        “就……就只进去一下下咩!”她马上吓得从实招了。

        “果然!”司徒光宇的脸上露出了然的表情。

        “你碰了什么?”他急欲了解整个状况。

        完了!一定是夫君的讨厌家人向他告密了。小气鬼,没事让她进房里玩一直死喔?干嘛在她背后打小报告?

        可恶!她跟夫君的家人的梁子是结定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哪有啊?只不过……”算了!井萱决定豁出去了,“夫君,我跟你说喔!你的家人真的很没品,他在枕头底下偷藏了一条小白蛇,人家只不过是想看一下下,那条小蛇就跳出来咬我!”

        对!她就是要恶人先告状。

        果然如他所想的。“你怕不怕?”他状似宠溺的轻抚她柔嫩的小脸。

        哇——夫君完全没骂她耶!看来,她刚刚的担心全都是白费的,她决定继续捡好听的说:“人家好怕喔!那条小白蛇一点都不听话,我叫它别玩了,它还是死缠着我,一点都不乖。”

        那个鬼东西会听她的话才怪!司徒光宇心知那毒物的厉害,不禁更小心翼翼的轻搂着她,“你是怎么逃回来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呸!我哪是用逃的?我只是怕被你发现我不听话,才赶快将它拔下来丢在地上……”

        哇——说太多了,接下来她是不是该说那可怜又无辜的小白蛇就被她踩死了呢?

        “继续。”司徒光字只知道那个自称是他小哥的司徒皓然在他将井萱处理好,一头大汗的去找店小二替他准备热水时落荒而逃。

        他是因为毒物被发现使用过才逃,还是……

        误以为他已经害死他了?!

        这是司徒光宇百思不解的地方,所以,他需要井萱替他解惑。

        “继续啊~~夫君,可不可以不继续?”她有点不敢说她弄死了他家人的宠物耶!

        他马上回以严厉的眼光,恶狠狠的瞪着她。

        “好好好!我说我说,就——丢到地上的时候,人家有一味咪不高兴啊!所以、所以……我就踩了它两脚,然后它就……レㄡ了。”她低着头,呐呐的老实说。

        还好她如此做,否则,以那毒物的习性,只要它一天不死,就会继续缠着她。唉!该说她是天公疼憨人吗?

        “那——你是不是该受点处罚?”他不得不如此,免得她不知轻重,老是闯祸。

        而她闯祸时,如果他在身旁,还可以救她,若她乱乱跑,他来不及救她,那该如何?他……应该是在担心,如果失去她,一来,旅途会变得很无趣,二来,是怕没人试药吧?

        司徒光宇理不清自己的心态,只能这么告诉自己,应该就是这样没错。

        “大——夫君、相公、良人,可不可以不要?人家——身体好虚喔!”对!就用装病这招好了,应该可以逃过处罚。

        “那就先拿新药替你补一补。”他不但坐而言,还立刻起而行,“刚好这几天试了一种补身子的新药,拿你来试最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救郎啊——”她赶快从床上跳起来,“你看!夫君,人家一点都不虚弱,可以跳来跳去了呢!”

        他好整以暇的将她抱坐在床沿,“那就乖乖受死吧!”

        看着他从衣襟中取出银针,井萱真是欲哭无泪,“可不可以不要啊?夫君,人家以后会好乖,真的,我保证。”她还举起小手手发誓。

        “我会信你才怪!”他愈说火气愈大,“如果不是我及时救你,你的少叩不死也得去掉半条了,先前我明明叫你在房里等找,你为何不听?”

        他边骂边将一颗丹药喂人她的小嘴里,“这样,以后只要你一不听话,我就能治你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不过,这当然是唬她的,世上哪有这种神药啊!

        “是不是——”她连嗓音都吓得发起抖来,“在我的肚子里装进了小娃娃?”妈啊!她不要啦!

        看到她吓得魂不附体的样子,他竟舍不得继续恐吓她,只是好心的说道:“那是没办法之下使出采的绝招,你夫君我可不会轻易使用。”

        好里加在,她终于放心的吁了一口长气。

        “不过——”他坏坏的在盯着她俏丽的容颜许久后,心跳加快的说:“也许……我会真的试试看呢!”可能会很过瘾也说不定。

        “救郎喔——”

        房间内马上响起井萱悲愤的呼救声

    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

        等井萱的身体一恢复,司徒光宇便立刻退房,带着她一起上路。

        “萱儿,江湖上人心险恶,你年纪小,很容易就受骗上当,到时,如果夫君救不了你,你可能——就只好一个人去黄泉路了。”不是他要吓唬她,而是他真的很担心井萱不听话。

        “屁啦!我才不肯呢!我讨厌一个人走那么长的路。”她不高兴的嘟起小嘴。

        “那你就要乖,没事跟紧我,不要再单独行事,知道吗?”他殷切的叮咛道。

        “都被你喂了听话的药了,你干嘛还一直唠叨个不停,人家的耳朵都痛了啦!”她不懂,大师兄怎么像变了个人似的,没事就在她耳边碎碎念,烦死人了。

        唉!司徒光宇也不懂,他干嘛不断的叮咛她?他干嘛那么关心她?他只知道一件事,他好怕她会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再次受伤。

        “咦?”并萱突然发出惊语,“夫君,你看!地上有——血!”

        司徒光字低头一瞧,果然有点点的血迹直滴到前方的大树林里。

        你——“他本想依照过去的方式,叫她乖乖的在此处等他的。

        “我要跟!”井萱一眼便看出司徒光字心中的打算,“我不管,一个人留在这理我会怕。”

        她会怕才怪!司徒光宇无力的心忖,她根本就是想看看新鲜的事!不过,放她一个人在这里,万一发生什么事,他又不会轻功,绝对来不及赶过来的。

        “好吧!”想了想,他决定顺她的意。

        “那——”井萱开心的紧抓着他的衣袖,一起往大树林走去。

        他们在一处树丛后面发现一名中年男子,他看起来器宇轩昂、英气十足,但在他的腹部却有鲜红的血水不断渗出。

        “啊——”井萱吓得差点放声尖叫。

        “别嚷!”司徒光宇冷静的自包袱中掏出伤药,“壮士,您别怕,在下乃是行医之人,您受的伤不轻,请让在下替您疗伤。”

        那中年男子似乎伤得颇重,他气息虚弱的喃喃道:“这位——少侠,如果……我不行了,请——将这个信物……带到咸阳城司徒堡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司徒堡?!

        司徒光字面无表情,心却一怔,莫非此人与他的本家有关?

        “夫君,他也姓……”井萱还没说完话,就被他的目光吓得赶快把话吞了回去。

        “壮士,您想太多了,您的伤在下还可以处理。”笑话!他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名医那!这点小伤他哪会看在眼里。

        就在司徒光宇处理那位中年男子的伤势之际,井萱也没闲看,她走到伤者面前安慰他道:“你别怕喔!我夫君他最厉害了,像我家的小黄有一次肚子破了,连肠子都流了出来,夫君都没皱一下眉头,马上就动手缝缝补补的,才没几天,小黄就变得生龙活虎,只不过……它的肚子好像肿肿的;还有,我家后山有一只小麻雀咩!它的翅膀不知为何断了,夫君就先把小麻雀的翅膀拔下来,再黏回去……”

        倏地,那名中年男子突然昏死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天哪!夫君,你把他……杀レㄡ了!”

        你才把他吓死了呢!司徒光宇被她的话语气到没力。“萱儿,提醒我一件事,下回我救人时,得先将你的小嘴缝起来。”

        她赶快用双手将小嘴捂住,“为何?”

        她也是很有爱心的,在他医治病患时,用尽心力的让他们安心啊!

        夫君他怎么可以这样?一点都不感谢她的用心!

        “哼!”她决定很用力的生夫君的气。

    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    好不容易医好中年男子,在他的伤势稍微好些时,他提出邀请,希望能请司徒光宇与井萱这对小夫妻能到司徒堡去做客。

        “可咸阳城不是很远吗?”井萱不太感兴趣,她只想一路玩一路走,才不想匆匆忙忙的赶路呢!那样就会来不及观赏旅途的风景。

        “我会替司徒夫人雇车,不会让您太累。”中年男子自从被井萱吓昏之后,每次对她说话都是战战兢兢的。

        “坐车又不好玩!”她大声抗议。

        “好!”司徒光宇却完全不理会井萱的叫嚷,“就依您所言,我也想到贵府去见见识面。”

        司徒光字隐约感觉到这名中年男子的身分不同,因为,从他的谈吐、举止,看起来都比井尚智更像大富人家,而他更可以感受到他对自己也很好奇。

        当他大病初愈,乍看到挂在井萱颈上的“狗牌”时,差点吓得从床榻跌到地上。

        因此,司徒光宇可以打包票,此人绝对跟他的身世扯得上关系,只是,会是什么关系呢?

        “太好了!”中年男子闻言,乐得呵呵大笑。

        司徒光字也很开心的轻笑,他之所以笑,是因为有机会能一探自己的身世秘密。

        可井萱却完全笑不出来,她感到自己被人严重的忽视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管!我就偏不要去。”——回到客栈的房间,她就又叫又跳的,死命缠着司徒光宇,希望他能为她改变心意。

        他好心情的看着她像只小猴子般耍赖,“萱儿,你忘了我们出来的目的吗?”他试着提醒她。

        “人家哪有忘?不就是行走江湖、行医济世吗?”她可是有背在心底呢!

        “你好像少说了一项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管啦!”也不知道为什么,她就是不想司徒光宇跟那个中年男子有太亲密的接触,“人家就是不想去咩!”

        万一~~他真的跟我的身世有什么关联,你愿意让我错过与自己家人重逢的机会吗?“司徒光宇拿他想一探自己身世的欲望试图打动她。

        “可是……你去找上回那个家人就好了咩!”虽然她不小心弄死了那人的宠物小白蛇,而那人也很不给面子的不说一句道别的话就走了,但两相比较之下,她仍然直觉找那个亲人对她的威胁比较小。

        他搂着她,将她抱坐在他的腿上,“萱儿,你有家人,所以,你不会懂得我期望找到自己亲人的那种心情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可你也有家人啊!”她紧搂着他的颈项,“就是我咩!”

        她可是从小就跟在他的屁股后头跟前跟后的,他还要找什么家人啊?

        “你不会懂的,萱儿,你不会懂的。”他低声对自己说着,他想要知道他的身世是否真如先前那个自称是他兄长的人说的一样——

        他只是个上不了抬面的私生子?

        他多想证明他不是啊!

    Www.56WEN.cOm
    智蔡福阅读网热门标签